主页 > J嘉生活 >守护谁的家庭?-在「公益」包装下的「歧视」 >

守护谁的家庭?-在「公益」包装下的「歧视」

守护谁的家庭?-在「公益」包装下的「歧视」
1

最近有个叫作「台湾守护家庭官方网站」的反多元成家法案的网站成立了。在很短的时间里,有4万FB使用者对此网站表达了赞同,并且有8万人参与了「反多元成家法案」的连署。

「多元成家法案」是由台湾伴侣联盟与几位立法委员所力推的法案,目的在于排除「成立家庭」的单一形式,包括开放同性婚姻、自由认养制度等等。

台湾守护家庭官方网站,所宣达的是这种思想:「成立家庭」的单一形式,携带了家庭的本质的社会价值。

要注意的是,「台湾守护家庭」并非是一个单纯的传统基督教神学思想体系所营运的。就表面上看来,他们机警地採取了无神论者也可接受的论调,採取了「单一形式家庭乃是社会稳固秩序的基石」的政治学命题。

可以说是,这是一种东方版本的家庭神圣主义,它捨弃了从个别宗教基本教义出发的路径,而是以在台湾更具有感染力的政治社会学观点进行论述。

令人不安的是,他们在这种「公益」的包装底下,所提出的却是危险的、错乱的、缺乏根据的政治学主张。

本篇文章要揭露的,就是「台湾守护家庭官方网站」究竟如何将「歧视」包装在「公益」底下。

2 反同性婚姻的主要论点之检视

在进入正题以前,让我们先热身一下。请各位大概阅读一下,理解一下「台湾守护家庭官方网站」的性质和内容。

如果你懒得看,请看他们在批判「同性婚姻」时列出的4个理由,以及在每一个理由下方加上的所谓「论证」。

问题在哪?

3 两个优先考量的论点

首先,认为异性恋的婚姻必定会比同性婚姻「更具有公益性」,所以才具有结婚的资格 ,在我看来完全是政治谎言。

因为,毋庸置疑的,至少存在着一些异性婚姻,依此根本是「不该结的」。所以只要这个原则描述的,确实是婚姻的必要理由,那就必须进而要求:婚姻不应该是如此自由的,而是应该进行「事先审核」、「事中考核」与「观察期」,所有「不认同传统家庭伦理观的」、「没有道德的」、「生不出小孩」、「不想生小孩」、「经济环境不够养小孩」的人缔结的婚姻,都不应该缔结。

因为要是婚姻确实是以社会功能来作为取得保障的资格,那幺就应该根据它的「本质」来立案,而不是保留那幺多模糊空间,让只享有好处而没发挥功能的异性婚者站着矛坑不拉屎。

或许会有人反驳说,不是,这里婚姻的「公益性」只是一个总体指标,并不是一个严格的对个体的要求。是说,异性婚姻比同性婚姻「更具有公益性」的机会较大而已。

这个反驳只能说更加糟糕,这是典型法西斯主义者惯用的藉口。今天,只要「婚姻」还是一种人人都可追求的根本权利的一天、只要「家」还是人们生命中的必需品与必要权利的一天,这就像是在说「由于游民的存在总体而言为社会带来更大的危害,我们应该禁止人民使用街道作为睡觉的地方。」

为什幺我说这种论点是法西斯的?因为你居然同意可以单单以社会的指标性利益来对特定族群的根本权利加以限制--是的,这条法律毋庸置疑是针对特定族群的,即使他在字面上看来是平等的,好像他规範的是「所有人都必须遵守异性通婚的要求」。不,现实而言,对异性恋者来说,这毫无「限制」的意义,这就像在法律里规定「禁止在路上捡狗屎来吃」一样。

即使要接受这种法西斯主义的论点,拿生育率和少子化来说嘴,也是很不可靠的而偏狭的。

对于台湾的少子化问题,存在许多的说法。其中,将其归咎到「经济问题」是相当有说服力的--如果没有能力照顾小孩,谁想要生小孩呢?

如果要因应少子化问题,我们有非常多的选择,其中最有效的,无非是改善经济环境、加强教育、发展技术、强化医疗等。「限制同性通婚」其实是维持现状,也就是说「限制同性通婚」不是解决问题的考量。因此应该将「开放同性婚姻」看成一种担忧,等于是在说:「假如开放同性婚姻,社会的生育率将可能下降」。

我很难相信这点,请拿出社会科学(社会学或经济学)的数据和证据来。

甚至,就我手边的资料而言,指出的刚好是完全相反的事:瑞典在1995年通过同性民事结合合法化、在2000年通过同性婚姻,但斯德哥尔摩大学在2011年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在1999年以后,在生育率和结婚率都一直处在上升的趋势中,而在那之前的十年内,生育率和结婚率却都是在下降的。

4 「权利」是更好的论点

有一种更好的论点是: 纯粹异性婚姻的「公益性」在于,它提供了最佳的权利总和。

也就是说,「同性婚姻」之所以不应该开放,是因为在旧有的的权利分配下,所有人能获得整体的最大幸福或效益、并且有更少人因此受到权利侵犯。

这表面上看来是有道理的,这就像是我们为「财产权」所做的各种限制与规划一样,如「公司法」、「智财法」、「证券法」等等的法源一样。也就是,异性作为婚姻权的规範,就如同「不可内线交易」作为投资的规範一样。

如果是这样,我们就要具体地问:究竟为什幺「只能选择『异性婚姻』的社会」会比「也可以选择『同性婚姻』的社会」更合理又更好?为什幺「只有异性婚姻的社会」是比「两种婚姻并存的社会」更好的权利规划?

其中牵涉到的核心理由只有一个:接受了同性婚姻以后,社会制度(包含伦理与权利)的变迁,将使得某些人的权利遭到破坏。

由于「一个成年人选择他的性倾向」已经被看做是一种自由(如果你说「这还不是自由」,那请告诉我什幺叫作「尊重同性恋」),那问题自然发生在孩童的权利问题上。

我首先要用一种接近忿怒的口吻说的是:我完全无法同意这个网站主张的「容许同性结合者收养子女,在本质上已经剥夺了儿童与生俱来受到一男一女之不同性别父母或养父母教养的基本人权」。

这句话我可以说一百次:「与生俱来受到一男一女之不同性别父母或养父母教养」不是「基本人权」。

非常讽刺的是,当他们主张「同性婚姻并非如同性恋运动者所宣称是普世人权价值」时,列举了一堆理由去反驳同性婚姻作为普世人权,在最重要的「基本人权」问题上,却用胡扯的。如果这叫作「基本人权」,那些开放同性通婚的国家岂不是「违反人权」最严重的国家了?

事实上根本不是这样子。

要反驳我的话,请在你们最爱的《宪法》和《公约》上找证据,还有你最好先知道「基本人权」是什幺意思-我赌你不会找到的,因为那叫作「歧视」。

我之所以觉得忿怒,是觉得-我想想看怎幺说-你他妈的在贬低我们的智商吗?

5 在孩童权利的考量上

确实,问题要回到「孩童的基本权利」来,但不是上述那种荒谬的东西。

主张「唯有自然的才是合理的」、「唯有异性恋父母能带给孩童最好的东西」的想法,当然无可厚非,因为有些人会想像、或是希望自己活在理想社会里。

在理想社会中,父母都可以善尽教养责任、爸爸都不会是娘娘腔、妈妈都不会是男人婆、小孩都有父母照顾、不但不会有未婚生子问题、也不会有差劲的异性恋父母的存在。

但现实并不是这样。这种理想的社会,怎幺看都只是盲目的妄想,事实是:有许多父母无法善尽教养责任、小孩经常拒绝学习父母、甚至有的很少看到父母、爸爸也不见得有男子气慨、妈妈也不一定有女人味、妈妈可能会掐爸爸、爸爸可能会打妈妈。

就现实来说,我们也会注意到,社会实际上存在许多未婚生育的问题--光这7个月之内,就有4600起未婚生育、以及7名孤儿、官方统计人工流产一年平均约20万起-要解决这些问题,除了加强性教育外,最有效率的方案,无非就是加强领养效率。

新的由「多元成家方案」所带出的新的社会权利结构,必须将这些问题都纳入思考。

以下这个命题是毋庸置疑的,无论你多幺不喜欢同性恋,你都要承认:在有亲人(无论是怎样的亲人)呵护下成长的孩童,会比没有亲人照顾的孩童,更容易获得幸福、更容易安稳长大成人、更容易学会「爱」。

「多元成家法案」对婚姻开启更多的选项时,结果必然是「产生更多的家庭」。这个法案除了开放了「同性通婚」,同时也减少了领养的(在我看来是不必要的)「条件」;又因为,同性婚姻必然无法进行自然生育,要有小孩的话,领养是必然的途径。

在孩童的角度来看,「同性双亲」将只是新增的选项,只要认领的筛选机制是优良的,在双亲资格的自由竞争下,这永远只是对孩童带来更好的后果。你所要求的,只有更好的「认养」的配套措施--但是,无论是不是有同性婚姻,这要求都是必要的。

更别说早有研究指出,有同性双亲的孩子,「更加快乐与健康」:

在另外一份报导中也指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研究人员,以82个家庭(60组异性恋、15组男同志、7女同志)进行的研究显示:同性双亲领养的孩子,智商比对照组高出10点左右。

如果你真的在乎孩童权益的话,你才真的应该支持多元成家法案。

6 新伦理的问题?

还有另外一种说法,表明:同性恋将造成社会观念的改变,社会承认了同性恋,将使得社会伦常崩溃。

不要怀疑,这种说法,就是对同性恋歧视最赤裸裸的原型之一。

如果你不歧视同性恋,同性恋变多了又如何?你会觉得社会上帅哥美女变多是一件可怕的事吗?确实,同性恋者的成因有可能包含他人影响或社会教养,但究竟我们为何要害怕这样的未来?

对这种未来的惧怕,可能是来自对男女性别的定见。不过抱有这种定见,如果没有宗教上的特殊理由,我不认为这是可以原谅的。

因为随着我们累积了更多的生物学知识后,男与女的区别早已被证明只是「一条染色体的差别」。甚至也有科学家开始质疑,用「男人/女人」为人的性别加以定位,并不是那样「自然」的。有些案例甚至已经质疑了两性「二分」在客观上的合理性。包括发现了xxy、xxxy等性染色体的存在,让男与女在概念上的分界变得并不明显。

对于性倾向来说,也早有专家延续着《金赛量表》的传统,主张:同性恋根本不是一种状态,而是所有人的性倾向都处在同性恋到异性恋为两端的光谱之中。

更别说是在性别上各种各样的自我认同了。当医学不断发展,「改变性别」早已成了一件可行的事,不只是心理上可行,在物理上也是如此。有一些国家甚至也已经将阴阳人与主观性别认同纳入性别选择的考量之中。

在无视于这些已知研究与体制的情况下,随口喊出的「伦常崩溃」到底是一种什幺概念?

我想,大概是把「同性恋」和一种「不正常的性倾向」画上等号,而对于社会将「不正常」承认为「正常」,感到「很崩溃」而已--也就是「伦常崩溃」其实是「伦常改变了,我很崩溃」的意思。

7 「正常」所带来的歧视

对同性恋歧视问题,其实远比你想像中严重。因为「同性恋」即使被社会认为是「不正常的」,同性恋状态却是不可强行脱离的。

早已有许多新闻启示我们,「要求人脱离同性恋状态」是一个危险的诉求,可能使人因此陷入忧郁、自我谴责、轻生等不稳定的精神状态。

— 撷取自《为巴比祈祷(Prayers For Bobby)》(真人真事改编)

但即使没有这些案例,我也完全相信「性倾向不是一个可以随意改变的人类性质」。在这里只要用上一点同理心就不难理解:就像异性恋者会自主地被异性吸引一样,同性恋者也会自主地被同性吸引。对于同性恋与异性恋者而言,在这里是一致的。你有办法逼迫自己接受而成为一名同性恋者吗?如果不行,你要如何主张可以逼迫一名同性恋者成为异性恋者?

既然同性恋是一种「不可限制、不可强求」的性倾向的状态,承认这个状态的正常性,并给予这些人「可追求的想要的未来」-婚姻和家庭-这种新的伦理观到底有什幺问题?

要知道,事实上,当一种新的家庭伦理出现以后,社会并不会因此而有什幺天翻地覆的改变。就像是异性家庭总有自己的课题一样,同性家庭也会有自己的课题要面对。那些声声喊着「如果开放了天就要塌下来」的人,究竟是在担心什幺呢?现在有许多人正困在这个牢笼之中,他们才是真正「现实中活生生被压迫的人」,请注视他们。

如果「伦常」的本质居然不包含「让社会中更多人更安于其所、更安稳幸福」的理想,只是为了巩固某些人内心的「顽固」和「无法接受」,这样的伦常,还有作为人伦道德的意义和价值吗?

如果新的伦理观,能使得新生儿获得更好的照顾,可以让原先痛苦的人分享我们幸福的光辉,那又有怎样的理由让我们抗拒迎接「新的伦理观」?

所以我根本看不出「社会接纳同性恋」对于伦常会有怎样的「崩溃」,我看到的只有新的、令人雀跃的伦常,以及这些恐同症者(homophobia)对于同性恋者明目张胆的歧视。

你守护的不是家庭,而只是「家庭」这样一个理念而已。为了保护这样的理念,你宁愿选择让他人过得不幸与痛苦-这种「伦常」一点价值也没有。

8 总结:「尊重同志,反对同婚」的根本歧视

最后我要指出,「尊重同志,反对同婚」的口号是一个空洞的说法。总体而言,这个网站所使用的主要政治论证,採取的是这样的路线:

我已经说过,人的性向不是可以自由选择的,这里的条件完全是不公平的、是对少数的迫害。

在「要受法律与制度保障的条件,必须先满足一些特定社会功能」中,这些人所主张的「社会功能」,是同性恋先天地「不可能达成的」;再加上,同性恋状态作为性倾向,也是不可脱离的,这论证从前提上就保证要排除约10%的人的权益。甚至,就如我早先提出的,异性婚姻能更好地满足这些「社会功能」,更是根本可疑的。

最明显的结果就是,如果你是一个异性恋,即使你没有带来什幺公益性,你还是可以选择拥有婚姻。但今天,只要你衰潲是一个「不正常」的同性恋,无论透过怎样的努力想要满足「公益性」,你还是没有资格拥有婚姻。

这种思想,从根本上完全缺乏对人性真正的爱,固守心中的不现实存在的自私理想,为了不充份的理由与证据,假借了「公益」为名,让这些人必须继续痛苦下去,陷入无法逃离的对自己的「不正常」反省(这根本是不必要的),并让他们在爱情上,永远不可能获得最终满足与社会祝福。

这个网站甚至非常露骨、噁心地摆出这样的论调:「那本来该是属于我们的,所以我们要垄断它。」

但「婚姻」这样的社会概念,其实根本是可以共享的。有这种盲目自私的人,没有任何谈「爱」与「正义」的资格。爱是神性的,而真正的神性现实地必须在人性之中加以发掘,这是为什幺教宗说「我们要寻找新的平衡,否则教会的道德高塔将如纸牌屋般倒下」的主要原因。

我可以接受宗教观点底下的执着与顽固,那是信仰、是宗教自由。但是,我完全无法接受此网站传达的思想。对此,我不会有任何尊重,那包含的是错误的思想与潜藏的恶意。

还有,「尊重同性恋,反对同性婚姻」是非常矫情而且自溺的说法,还没有意识到这点的人,可以继续尝试看看;不然就勇敢一点,和柯志明教授一样,表明「我反同性恋」就好了。

因为不是在表面上显得客气就叫作「尊重」,也不是表示「尊重你的选择」就叫作「尊重」,要尊重一个人以前,你必须同理那个人、理解那个人的立场、地位与处境。而不是假装好像很友善,却在心里把这些人当成必须被权利所排除的、被划归为「不正常」的对象--这无法抵消任何歧视,只表现得更加阴险而已。

我要连署「多元成家法案」

上一篇: 下一篇: